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咨询电话:4000290925
当前位置:爱恩希(INC) > 患者故事 > 16岁基底节胶质瘤患者赴德手术,近全切功能区脑瘤

16岁基底节胶质瘤患者赴德手术,近全切功能区脑瘤

本文有3842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16岁基底节胶质瘤患者赴德手术,近全切功能区脑瘤。 “基底节胶质瘤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脑瘤?良性还是恶性?孩子好好的,什么症状都没有,怎么会得这样的病?脑瘤毕竟也是瘤,我的孩

  “做完手术,我像重新活了一次!”远赴德国手术回国后的小磊(化名)兴奋地表示,他觉得自己被赋予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他足以改变世界,不惧生死。如果不是这次手术,他或许因为这个脑瘤而郁郁寡欢、自暴自弃,一个天才少年可能就此默默陨落。他感激有个如此爱他的爸爸妈妈,为了给他最好的治疗,不辞辛苦竭尽全力找到世界盛名的大咖专家为他手术。同时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得以遇到医术精湛的专家,在一场风险巨大极具手术挑战的手术中起死回生,术后的病理结果为预后良好的1级胶质神经元肿瘤,病变近全切除,未遗留神经损伤并发症如瘫痪、感觉障碍、记忆障碍等,肿瘤复发几率低,长期预后良好,可如常生活、学习,从绝望中见证了新生的希望,一家人皆大欢喜。

  疫情之下,INC仍有不少如小磊这样的疑难位置脑瘤患者不惜跨越万里,远赴德国手术治疗。面对如脑瘤这般的重症疾病,为了更好的手术效果,更佳的术后生活质量乃至更长的生存期,出国治疗渐渐成为国人的就医新选择。

  16岁学生体检查出“巨大基底节胶质瘤

  “基底节胶质瘤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脑瘤?良性还是恶性?孩子好好的,什么症状都没有,怎么会得这样的病?脑瘤毕竟也是瘤,我的孩子还能活多久?能做手术吗?手术后瘫痪、记忆障碍风险高怎么办?不手术只能一日不如一日的恶化?需不需要放化疗?怎么治疗才是最好的方案?……”

基底节胶质瘤

  基底节胶质瘤,对于一个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来说,是多么陌生又可怕的字眼,宛如晴天霹雳,这个家庭里年轻的孩子16岁小磊(化名)在一次学校体检中查出“颅内占位性病变”,最后去国内知名三甲医院确诊为“右额、颞、基底节区、侧脑室前角区占位病变:胶质瘤可能性大”。面对突如其来的可怕病魔,小磊爸爸妈妈忧心如焚,悲伤不能自已,恨不能替孩子承受这一切,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关于疾病的问号,他们不知道治疗该从哪里下手。

  手术是当务之急,但偏瘫风险太大

  带着如此多的疑问,小磊一家也开启了与病魔的战斗征途。走访了多家医院,问过了很多专家,最后能让他们放下心来的是——小磊的胶质瘤可能是低级别,只要得到最大程度地安全切除,级别较低的胶质瘤一般预后良好,生存期相对较长。不手术可能将要继续面临肿瘤的生长或恶化,目前孩子是没什么症状,但等到肿瘤长大,后面可能发生什么一切都不可知。

基底节胶质瘤

  所以,手术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但随之而来的又有下一个难题:小磊的胶质瘤主要位于基底节部位,属于大脑功能区,目前手术风险极大,巨大占位压迫岛叶、和血管神经关系密切,切除肿瘤时极易造成脑组织神经血管损伤,90%以上会术后出现神经损伤如瘫痪、记忆障碍等,在这个位置手术不容有失,否则面临的可能是终身的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这么大的手术风险是他们不得不考虑的。

  在没有确切的安全手术把握以及极低的手术并发症发生率下,作为父母他们没有办法安心让小磊去做手术。而对此,国内专家也确实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于是小磊的治疗一拖再拖。

  INC德国手术专家手术评估答疑

  为了得到更确定的手术切除概率以及手术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小磊父母决定咨询世界上尤擅脑干、基底节、胼胝体等复杂位置的手术专家INC之德国Helmut Bertalanffy(巴特朗菲)教授来评估手术,这位国外专家拥有脑干手术上千台,积累了丰富而又独到的手术技术经验,曾为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复杂脑瘤病人进行安全的全切或次全切手术,绝大多数病人术后恢复良好,无新发神经损伤,国内患者尊称他为“巴教授”。

  很快,巴教授给到了他的手术意见,这其中包括了教授对于切除率和手术风险的评估,主要内容总结如下:

  1、关于手术切除率:

  患者可以进行手术治疗,手术的目的是缩小绝大多数的肿瘤的体积,并获得明确的组织病理结果。切除率我预计可以达到 80%,但也可能更多,取决于手术中的可能性。我们希望尽可能多的切除,但也同时希望保留患者的神经功能。

  2、关于手术风险和并发症:

  在我以前的类似病例中,患者术后的结果非常好,没有额外的神经功能缺损。风险是:肿瘤位置比较深,并已经浸润到基底节,然而,肿瘤看起来与周围组织边界清晰,因此,我们可以很好地切除这一病变。风险是左侧不完全性偏瘫,概率为 8-9%,但只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即使术后有任何改变,患者的功能也将慢慢得到恢复。术后患者可能有轻微的左肢无力(概率 8-9%),但预计不会出现其他严重的并发症或副作用。相当轻微的副作用可能是局部出血、脑脊液漏液或伤口感染(均不超过 3%)。

  3、关于术后的治疗:

  从影像上来看,患者可能是一种比较罕见的低级别胶质瘤,术后可能需要化疗、放疗或放化疗联合治疗,但目前尚不能确定。因为术后治疗必须取决于最终的组织病理学结果和肿瘤的分子特征。

巴特朗菲——基底节胶质瘤

INC巴教授给小磊的邮件咨询结果

  对于这样的咨询结果,小磊一家人像是吃下了定心丸,孩子还有救,还有专家可以做这个高难度的手术,小磊爸爸妈妈异常欣喜。

  不惜代价,要给孩子最好的治疗

  孩子还处于青春年少,未来充满了各种精彩的可能性,一颗星辰怎能就此陨落?无论无何,小磊父母都要为孩子争取最好的治疗,哪怕是在疫情期间,哪怕只有一丝机会,花费多少时间和金钱都在所不惜。趁孩子现在还没什么症状,趁着刚发现,能治救治。为了进一步咨询德国手术相关事宜,小磊父母又请教授进行了一次远程视频咨询,INC工作人员为教授及患者远程连线面对面沟通,在得知了教授详细解说的手术方案、德国INI手术流程等问题答案后,他们决心尽快给孩子送去德国做手术。

  在INC工作人员帮助办理好德国签证、医疗邀请函、定机票、预约住院日期、住宿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小磊爸爸带着他踏上了德国的治疗之旅。

基底节胶质瘤患者赴德手术

疫情下的德国机场,INC安排工作人员接送机处

  抵达第二天,小磊就入住了德国INI医院完善术前检查,检查都有专人陪同,无须等待时间,工作人员都很温和贴心指引。手术前巴教授还同小磊父子俩沟通了病情,进一步解释了他的手术计划。没有长久的等待和繁琐的检查,抵达德国第三天便安排了手术,巴教授通过右侧额颞开颅暴露病灶并在保护神经功能情况下最大程度切除肿瘤,随后借助术中 MRI 对照进行了显微外科肿瘤切除术,手术过程中未出现并发症。

  手术做完当天,小磊成功拔管并转入ICU。术后第2天,意识清醒,无新发神经系统损伤,CT扫描显示正常术后表现,无脑出血及明显脑水肿,肿瘤巨大占位效应解除。转回神经外科普通病房,并在康复治疗师的指导下开始活动。小磊很快就开始独立行走。术后第3天,小磊可以正常进食,精神状态良好。术后第12天,小磊就出院了,出院时他与手术前的状态一样,意识清楚、反应灵敏、定向准确、无新的神经功能障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脑子里没有了可怕的脑瘤,他体验到当一个正常的健康人是无比的快乐!

基底节胶质瘤案例

图:术前术后MR磁共振对比,术前丘脑巨大占位,压迫岛叶及脑室,脑室增大。术后MR提示肿瘤98%以上全切,近全切,占位效应解除,无新发脑损伤等。

基底节胶质瘤术后

术后第2天,小磊在康复治疗师的指导下开始活动

基底节胶质瘤术后

术后第3天,小磊正常进食

  术中磁共振——脑瘤手术切除利器

  在传统神经外科手术中,会先通过核磁共振对患者的肿瘤情况进行检查,为手术做准备。术中,以前医生往往只能凭借经验,对肿瘤进行切除,切除得是否干净,对神经系统是否造成了损伤,一切只能凭经验、术后患者康复情况来判断。

  如果万一一次没切干净,患者还要进行二次手术,造成二次伤害。更加可怕的是,手术过程中,颅骨被打开,脑内肿瘤的实时位置会发生“漂移”,术前检查时积累的数据就不准确了,甚至可能会造成“误导”,好比汽车中的GPS地图没有及时更新,导航找路就不那么准了。这将严重影响手术的成功率和肿瘤切除率,术后造成机体功能损伤甚至瘫痪的病例也屡见不鲜。

基底节胶质瘤手术

  而在小磊的这场高难度手术中巴教授所使用的现代神经外科“高配”手术黑科技——术中磁共振成像(iMRI)上述的问题就可以很好地避免了。术中核磁可以给医生提供精准影像,没有辐射,没有已知的其他危害,可以安静地完成多项扫描。医生可以边做手术,边及时地完成必要的影像学检查,让肿瘤无处遁形,大大提高手术及检查的准确性、安全性。在术中开颅状态下,患者可以进行数次术中核磁检查,肿瘤切没切干净,还有多少残留,一清二楚,医生可以根据检查结果随时调整手术方案,继续切除,直至肿瘤彻底清除干净。术中磁共振对于几乎所有的脑肿瘤以及颅底肿瘤(脑胶质瘤、脑海绵状血管瘤、松果体区肿瘤、脊髓肿瘤、脊索瘤等)都适用,可以堪称为神经外科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考虑这6大因素,越来越多患者赴德手术

  近现代神经外科经历了3个里程碑式的快速发展,从显微、微创到精准神经外科。世界神经外科的发展不仅推动着国内神经外科的进步,更为国内患者提供了新选择,新的生存机会以及新的生命延续可能。精准神经外科的发展基础在于高科技,而“德国出品”正是精尖医疗技术设备的质量保证。即使在疫情之下,仍有像小磊一家这样的神经外科患者家庭愿意不惜远赴万里赴德手术,他们看重的不仅仅是手术切除程度,更加注重神经功能的保护率、术后生活质量情况等。那么,德国的神经外科手术到底好在哪里?以下6大因素为你揭晓:

  1、德国是现代神经外科理论和技术发展起源和基础历史悠久:

  神经外科于18世纪末起源并发展于欧美,神经外科基础、手术学理念及技术在这些地方得到了大力发展和完善。德国开展神经外科工作历史悠久,是世界上最早进行开颅手术的国家之一。现代科技与严格的专科医师训练的有机结合是德国现代神经外科发展的基础。1952年,中国正式组建神经外科,中德两国神经外科学术界的交往有很长的历史,尤其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国内陆续派遣一些神经外科医生到德国进修,其中一些医学大牛在德国获得了医学博土学位后学成回国,带冋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推动了国内神经外科技术水平的提高。根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上百名神经外科医生曾经在德国参加过3个月以上的技术培训,每年也有数十名德国神经外科医生应邀来我国做学术报告,进行指导或现场演示手术。

  2、完善系统的精尖手术、麻醉、电生理监测团队:

  成功的外科手术是团队协作的成果,这包括高质量的麻醉团队、技术高超的主刀医生和神经电生理监测团队、器械护士之间的无缝合作。当前比较经典的开颅显微手术翼点入路或是额外侧入路、额下入路等各种手术入路都是西方国家医生发明的,他们已经有了多年的沉淀和经验积累,因此能达到较高的切除率,肿瘤都能得以最大程度地安全剥离,这也保证了患者术后不会出现偏瘫、失明、视力受损等并发症。他们还有相应的手术理念,然后设计相应的手术设备、器械、手术入路甚至是合适的手术体位,以达到安全有效地治疗患者。

  3、更多样化的手术入路和体位选择:

  手术入路和体位选择和手术操作术野暴露、术中器械操作方式及神经保护效果密切相关。体位也与麻醉关系紧密。神经外科手术中,半坐位(semisitting)手术有着独到的优势,但因其潜在的风险如术中空气栓塞率高,在神经外科中的使用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国内都较少见。半坐位对麻醉团队、手术团队、硬件设施都提出了较高要求,从全世界角度来看,具备摆放这个体位条件的神经外科医院并不多。而德国INI国际神经科学研究所对这个体位的摆放和麻醉团队的配合十分得熟练和擅长,更会熟练处理由于这个体位导致的术中状况。

  4、德国手术器械、设备上的先进性:

  除了手术者的经验和技术,高度发达的医疗技术设备为精准的确定肿瘤位置从而尽可能地完整切除提供了强大的保证。当今先进的医疗高端设备、手术器械多数来自于德国,如西门子、飞利浦的高端影像设备,Brainlab的术中导航,蛇牌的神经外科手术器械等等。很多手术器械、设备都是国外医生发明设计后,由医疗器械公司生产出来,我们国内再进口使用。德国INI医院不仅在神外疾病治疗方面处在世界前沿,同时也几乎拥有了世界前沿的所有神外现代设备,为手术保驾护航,如所有手术室都配备蔡司最新的手术显微镜Kinevo 900,西门子的术中磁共振,术中电生理监测工作站,术中超声,全套Brainlab的术中立体定向、显微镜导航、颅脑计划、BOLD映射及Vario guide手术机器人等。

  5、更低的相关手术并发症:

  术后并发症问题(术后感染、出血、脑脊液漏及神经损伤)是神经外科手术术前知情中的最关键常见并发症,很多研究显示,以德、美为主的西方国家,术后感染并发症率常低于国内,感染问题除了和患者本身的年龄、一般状况有关,更是和医生团队手术技术理念及周到的围手术期管理、术中管理息息相关,西方也在最早提出无菌术、发明抗生素并广泛应用于临床,他们在神经外科手术沉淀了百余年历史。神经外科重症患者是感染的高危人群,医院获得性感染又可以进一步加重病情。因此,要始终秉持预防为主的基本原则,处理好神经外科重症患者的感染,既需要敏锐的临床洞察力,又需要丰富的抗感染临床经验,还需要加强多学科的协作,以促进重症患者的早日康复,改善患者的预后。而通过INC赴德手术的绝大多数患者(包括小磊在内)往往术后当天麻醉复苏后就气管拔管,ICU观察一天复查颅脑CT后无出血,便前往普通病房治疗,多数药物便转用口服,抗生素及抗炎抗水肿应用时间很短,术后2-4天便下床康复锻炼,术后出血、感染率、神经损伤率很低,无需反复腰穿检查、二次开颅手术、转入ICU重症监护等。

  6、完善系统的德国康复模式:

  越早启动康复模式,效果越好。欧洲的康复医学从其传统的物理医学发展而来,在二战过程中得以壮大,一直居于世界领先地位。欧洲以世界卫生组织签署的 ICF(国际功能、残疾和健康分类)作为康复医学的基本理念,同时将早期、主动、全面康复理念贯穿治疗始终。德国INI的康复目标是对患者进行多模式治疗,包括疾病的早期阶段,术后,以及伴有神经功能衰竭症状(认知障碍和外周瘫痪)的创伤性脑损伤后,德国INI治疗的患者,都有康复医师全程陪同指导康复,很多患者术后第一天就开始在康复师指导下进行下床活动、床上康复指导等。在德国康复模式中,不论在患者管理、治疗手段上,还是在科技应用上,都体现了高水准、高质量、较先进的康复技术。

  脑瘤≠不治之症,积极治疗总有生机

  罹患脑瘤,很多人第一印象是恶性肿瘤,是不治之症。其实,脑瘤分为很多种,有良恶性之分,良性肿瘤一般手术切除后可与正常人无异,低级别的恶性肿瘤首先经过安全手术全切也可获得长期生存,术后辅助相关的放化疗也可拥有较高的生活质量。一旦发现身患脑瘤,无论何时不应放弃治疗,新技术、新疗法、新药层出不穷,积极寻找国内外最适合自己的治疗办法,一直相信总有希望,或许也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患者故事相关文章

致命性脑干海绵状血管瘤赴德手术案例
手术太成功了,我爱人大脑中的炸弹完全拆除了,感恩巴教授! 当得知自己的爱人Q先生脑干部...
7岁胶质瘤孩子赴德成功手术案例
7岁胶质瘤孩子赴德成功手术案例,2021年5月,INC德国巴特朗菲教授来华疑难手术示范期间,一...
远赴德国手术,那些脑瘤患者术后都怎样了?
远赴德国手术,那些脑瘤患者术后都怎样了?神经外科手术是医学领域中最为尖端的学科。它...
(脑胶质瘤系列)INC德国巴教授与中国患者的故事
(脑胶质瘤系列)INC德国巴教授与中国患者的故事,脑瘤治疗堪比一个战场,对于患者而言,...
脑干海绵状血管瘤患者二次出血病危获全切治愈
脑干海绵状血管瘤患者二次出血病危获全切治愈,中德专家合作诊疗、密切配合之下,一例高难...
脑干胶质瘤患者赴德手术治疗之路,绝处逢生
八月的时候生病了,原以为人生会戛然而止,抱着最虔诚最奢侈的期待,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上...
脑瘤(毛细胞星形细胞瘤)患者怀孕六个月,赴德手术后5年未
33岁的H女士在怀孕期间因严重头痛,走路不稳,记忆力减退等症状就医,MRI图像显示在她的两...
巨大听神经瘤压迫脑干7次复发赴德手术终切除
巨大听神经瘤案例,他出现的第一个症状是右耳突然感到“堵塞”,就像是溺水的感觉,而且...
脊索瘤高治愈患者实例两则
与雯雯所接受的显微外科手术不同,Victor接受的是当前医学向高精尖技术层面不断发展的国际...
巨大脑膜瘤患者感谢INC和巴特朗菲教授
巨大脑膜瘤患者感谢INC和巴特朗菲教授,说起这位巴特朗菲范教授也算是中国患者的老朋友了...
脑肿瘤分类
胶质瘤 脑垂体瘤 脑膜瘤 脑血管瘤 听神经瘤 颅咽管瘤 颅咽管瘤 松果体肿瘤 三叉神经鞘瘤 室管膜瘤 脑瘤 癫痫 脊索瘤 脊髓肿瘤
学术活动
INC国际神经外科旗下Vinko V. Dolenc教授来华学术交流 INC2018全球神经外科顾问团年度峰会圆满落幕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INC做学术报告 INC旗下世界儿童神经外科协会前主席Concezio Di Rocco教授造访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Kawashima教授INC学术沙龙活动 Froelich教授学术沙龙活动
重要信息
申请国外治疗
费用偿付
语言服务
转诊与接收
关于我们
专业护理与服务
联系方式
电话:400-029-0925
周一到周五早9:00到晚5:00
地址:虹口区四川北路吴淞路575号吉汇大厦2106室
服务
学术交流,国内外专家学术探讨经验交流。国际咨询,国际专家第二诊疗意见。国际治疗协调,世界知名专家手术。
热门文章
【视频故事】复杂位置巨大脑膜瘤赴德手术记录 钢琴家患丘脑胶质瘤,出现手指精细功能障碍,美妙乐章如 原本瘫痪的25岁女孩,手术全切脑干海绵状血管瘤后,重新站 「胶质瘤案例」丘脑胶质瘤导致偏瘫、失语 9岁颞叶胶质瘤德国手术案例
推荐文章
丘脑海绵状血管瘤昏迷2个月治疗后终于苏醒 9岁颞叶胶质瘤德国手术案例 巨大脑膜瘤患者感谢INC和巴特朗菲教授 三尺讲台教书育人,遭遇脑干胶质瘤,以为生命就此止步, 16岁基底节胶质瘤患者赴德手术,近全切功能区脑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