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质瘤
 
   
 
   
 
 
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主页>学术活动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专访:以技臻道,以道驭技

2018年11月24日,2018年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年度峰会圆满落幕。INC(International Neurosurgeons' Circle) 旗下10位国际神经外科领域大师以及近70位国内神经外科专家学者汇聚上海,共同探讨神经外科领域前沿技术进展,分享世界领先的诊疗策略和手术经验,为神经外科患者提供世界领先、前沿的治疗技术资讯。

2018年11月25日,神外资讯有幸采访了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的重要成员——德国汉诺威国际神经科学研究所(INI)Helmut Bertalanffy教授。在这次专访中,Bertalanffy教授对神经外科手术发表了个人见解,以及对青年神经外科医师的成长提出了一些建议。

· 编者注 ·

INC是一个专注于世界神经外科领域技术超群、声誉斐然的大师级专家学术交流的医生集团。INC旗下组织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WANG)所签约的教授均为世界神经外科学术界教科书级的大师。他们在各自领域对世界神经外科做出过巨大贡献,其手术经验和技术能力享有至高无上的学术地位。INC一直致力于促进和加强中外神经外科技术和学术的交流与合作。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接受神外资讯专访

神外资讯:

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吗?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最初发起WANG这个组织的其实就是International Neurosurgeon’s Circle (INC)。 INC帮助我们这个组织里的成员每年能定期的到访中国(例如本次的年会),那其余时间里,INC 也会帮助一些疑难的患者联系到我们为其会诊及给出我们的方案。说到我们这个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这支队伍包含了神经外科的各个亚专科分支,每一位成员除了拥有精湛的技艺之外,也有良好的品格,乐于接受新事物,结交新朋友,也乐于分享他们的所学所想,是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我们都非常认可INC的理念和价值观。

关于这支“全明星队伍”其中最年长的是来自斯洛文尼亚的Vinko V. Dolenc教授,相信你们都已经非常熟悉了,他是颅底外科特别是海绵窦区手术的专家。此外,还有三位美国同道,Michael T. Lawton教授,Mitchel S. Berger教授和William T. Couldwell教授;一位加拿大同道,James T. Rutka教授;另外两位日本同道Takanori Fukushima教授(现在他在美国工作)和Takeshi Kawase教授;在欧洲,有法国的Sebastien Froelich教授,意大利的Concezio Di Rocco教授,瑞典Tiit Mathiesen教授,德国的Schroeder教授和Krauss教授等等。

神外资讯:

你们WANG的标语是“神经外科手术是一门艺术”,您能解释一下这句话吗?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大概20年前我曾经在苏黎世针对这个主题进行过讲座。其实要将“艺术Art”和“手艺Craft”进行区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神经外科绝大多数工作都是依靠双手来进行,这一点很像手艺人,比如制表工匠,他们同样需要精细的操作来完成他的工作,但我们不会把制表工匠称为艺术家。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如雕塑家、画家等,他们的艺术形式,很难第一眼就看透。第一眼只能看到外在的形状,但只有深入探索,才能体会在作品内部传递的信息。

神经外科手术当然不是在做雕塑或绘画,但与这些艺术形式有异曲同工之妙。神经外科大师首先需要像工匠一样,通过经年累月地积累训练自己的技能。但同时,也要将自己的哲学、内在精神态度融入手术中,这才能称为艺术。因为神经外科和医学的其他学科都不一样,任何微小的错误或判断失误,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举例来说,如果对穿支血管或终末血管的处理不恰当,就可能造成颅内重要结构缺血坏死。因此,神经外科医生需要训练自己,识别重要的功能区域,并在这周围切除病变且不造成正常组织的损伤,最终上升到艺术大师的高度。

神外资讯:

您是脑干手术方面的专家,还记得第一次进行脑干手术时候的情景吗?对于现在热门的脑干白质纤维束重建技术,您如何看待?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脑干手术是20多年以前的事了,虽然那时我已经经过长期的神经外科训练,但手术之前还是非常紧张的,我的主任(Wolfgang Seeger)给了我非常大的支持。我不推荐年轻医生在一开始就进行脑干手术,因为这样风险太大。在开展脑干手术之前,我做了很多脊髓髓内手术,习惯在高倍镜下柔软的脊髓内进行精细的显微手术操作,这是一个很好的前期技术积累环节。当我开始接诊脑干病变患者时,突然意识到肩上责任之重大,不管是对患者本人,还是对其家人,亦或者是转诊的医生。因此,我努力做好术前、术中和术后的每一个细节,争取最好的治疗结果。随着我手术的脑干病变患者的增多,现在我的手术技巧也越来越纯熟。当然,学习永无止境,直到现在仍有很多我无法回答的问题。

对脑干手术,你首先需要了解脑干的大体解剖和纤维束/核团的解剖。当我还是神经外科住院医生时,在Seeger教授的指导下,进行过脑干的标本解剖,这对我开展手术有很大的帮助。但当脑干内有病变存在时,这些结构会受压移位。纤维束成像能显示长束纤维,但是需要非常有经验的专家和专门的软件,花很长时间进行重建,且分辨率有限,对于技术要求很高。目前,最常被重建的就是运动纤维,当处理中脑的病变时,如果无法分辨皮质脊髓束是被推向内侧还是外侧时,纤维束重建可以提供很大的帮助。总体说来,我认为这项技术有科学性,但是临床实用性目前还比较有限,我的绝大多数手术都没有进行纤维束重建。

神外资讯:

您对年轻神经外科医生的成长有何建议?

►Helmut Bertalanffy教授: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当一名神经外科医生,首先,你一定要热爱这个职业,只有热爱这个职业,你才会愿意花很多时间进行深入钻研。其次,要学好神经解剖知识,不仅是脑组织本身,也包括神经、血管、肌肉等,建议年轻神经外科医生在培训的早期,要肯花时间在解剖实验室里深入的学习相关知识。再次,目前神经外科已经细分为多个亚专科,如果你已经明确了自己最喜欢的专业方向,就可以在自己专科培训的早期进行深入探索。这比一个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懂,但什么都只懂皮毛的医生更好。也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在这个亚专业领域里作出成绩。最后,要做一个好医生、好术者,既要磨练技术,也要修炼自己的内心,be a good human。

——转载自《神外资讯》

 

 
 
联系方式
电话:400-029-0925
周一到周五早9:00到晚5:00
地址:虹口区四川北路吴淞路575号吉汇大厦2106室
 
服务
学术交流,国内外专家学术探讨经验交流。国际会诊咨询,国际专家第二诊疗意见。国际治疗协调,世界知名专家手术。
 
 
 
上海 / Shanghai
地址:上海市吴淞路575号吉汇大厦2106室
Add: No.575 Wusong Road, Hongkou, Shanghai
Fax: (86) 21 6587 0119
 
新加坡 / Singapore
Add: 100 Beach Road, 30-00 Shaw Towers, Singapore
国际神经外科集团
International Neurosurgeons’ Circle
 
咨询热线
 
+400 029 0925 
+86 21 65879187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爱恩希(上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 | 沪ICP备18041810号-1